桂在深处无人嗅,来源:悠哉

桂在深处无人嗅,来源:悠哉

世间百态 1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这个秋天似乎有点特别,已快到寒露季节了,还是一种夏的味道,出汗的感觉,还总是挥之不去,连台风“米娜”带来的大雨,都未能让大地降降温,出去走走,还如夏天一样的必须遮着阳。 习惯了安静的生活,出去走走的时候,也总是想着怎样才能避开喧嚣,于是,常常和别人走不一样的路线,在宁静的大自然中,去享受一个人的狂欢。当阳光透过竹叶,在小桥上撒下一片片金黄的时候,我便可以肆意地在这里捡拾起一

用从容的姿态面对生活写作人:诗人聂鑫

用从容的姿态面对生活写作人:诗人聂鑫

情感口述 2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生活有一张模模糊糊的脸,看不清它的真相。但是它却如影随形地跟定你,折磨你一生。从而使你的一颗心萌生怠倦,叹息滚滚红尘让你多了一种情不由衷的叹息。 也许这人世间,你只是一粒沙尘,可以仰慕山之巍峨,但无需自惭形秽;也许你只是一棵小草,可以去仰慕树之伟岸,但不可垂头丧气;也许你只是一点雨滴,你可以感叹海之博大,但不可低眉叹息。也许你只是一声叹息的诵唱,可以去观望璀璨的星辰,但不可以放弃和绝望。 无论你是

愚人节的誓言;投稿:墨迹尘云[文集]

愚人节的誓言;投稿:墨迹尘云[文集]

惊悚故事 3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或许是命中注定,或许是天定缘分,他和她很早就认识了。 那还是在三十多年前,他们还尚未出现在人世。 两家是世交,是当地有名的书香世家,交往了百年。到他们父亲这一代,关系更是情如兄弟。 他们的父亲自小便很要好,又一同读书,一同考上了大学,一同分配到了同一家公司。更巧合的是,他们还在同一天和一对姐妹结婚,婚后又一起怀孕。从此,两家的关系更是日益增进。 4月1日,愚人节。正是那天,他和她在同一家产房里来到

再见小时候?、写稿人:汐湮

再见小时候?、写稿人:汐湮

惊悚故事 4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很多年没有再写过日记,从小学开始就习惯性的写日记,即使那一天什么都没有发生,只写下了一句:今天,我很快乐。 想要提起笔记忆以前的习惯的时候,才发现,现在的我,连一本日记本都不曾有,或许,已经习惯了用电脑,习惯了打字,而不再习惯一笔一画的写字了吧。 小的时候,我就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孩子,喜欢悲春伤秋,总是无病呻吟。 小的时候,总觉得,我好似林黛玉一般,虽说没有样貌才情,却总觉得,我也是那般的人。 父亲

»­Òâ;×÷Õß:ºÎ°×Å®

»­Òâ;×÷Õß:ºÎ°×Å®

现代诗歌 5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ÎÒÔÚÖ½ÉÏ»­Äã ½£Ã¼ÐÇÄ¿ ÑÛ²¨Á÷ת ÄãÑÛíøÀïµÄ´óº£ Ôø³ÅÆðÁËÎÒÄǺÆÃìµÄÃÎ ÔÚÃÎÀïÇḧÄãü¹Ç ÕæÕæÇÐÇеØÌýÎÅÄãµÄºôÎü ÎÒ»­ÄãµÄÊÖÕÆ ÎÆ·´í×Û¸´ÔÓ ËÆÈ˺£ÀïµÄÌ÷Íû ÄÇһƳ ÉãÈËÐÄÆÇ ÎÒ»­ÄãµÄ½ÅÓ¡ Ò»¸ö£¬Á¬×ÅÒ»¸ö ̤±éɽ´¨

过年的灯笼,作者:李云门

过年的灯笼,作者:李云门

世间百态 17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电灯是好东西,使我们在夜晚也能享受如同白昼的光明。但我认为,至少有两种场合,电灯不如蜡烛更有味儿。这两种场合,第一是洞房;第二就是大年夜。灯笼的味儿首先是蜡烛的味儿,但蜡烛的味儿并不只是它燃烧时产生的气息,更在于它的闪烁,它的晃动,它那让人无法绝对控制的光的韵律所带来的温馨和神秘。现在的灯光技术虽日新月异,却无法复制蜡烛燃烧所特有的效果。 直到今天,每到除夕,我总喜欢在小院里、阳台上挂几个灯笼。但

遇见爱情:作者:BoBo崽子

遇见爱情:作者:BoBo崽子

原创文章 18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遇见爱情,我慌乱了自我,我不知如何表达,我不敢表达,我只愿默默观看,像个观众一样,去看这过往云烟。 遇见爱情,我迷失了自我,我不知如何追寻,我不敢追寻,我只愿默默守候,像个观众一样,去看这红尘滚滚。 很难发现,很难遇到,这样的人儿,精致的生活,精致的心灵,精致的气质。深深的迷恋,深深的沉醉,珍爱深深。 那份深沉,终会过去,所有的不合时宜,终将泯灭在岁月流逝中。 我爱你呀,这份爱,如何深埋心底。我爱

奶奶,作者:叶枫林诗居

奶奶,作者:叶枫林诗居

现代诗歌 19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奶奶一直都是这个世界一个很温暖的名词。 对于纯山村的守望者。 围布和袖笼、两丝白发和三生米饭,野菜喂养皮肤,炭火燃亮皱纹. 捣衣声中拉扯大属于自己的时光。 可我的奶奶长啥样,姓什么叫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 在父亲不多的描述里,奶奶的眼睛从1937年开始一直望到1950年春天. 十八岁被抓了壮丁的儿子(我的父亲)在安徽落了脚。 或许有一丝期盼对于奔跑的时间而言,算是一种安慰。 奶奶等过,父亲等过,等到

乡愁,作者:李康子

乡愁,作者:李康子

原创文章 20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我对乡愁的感知是从读初中时候开始的。记得刚上初一时,教语文的是位江西籍的年轻女教师。她在教学余光中的《乡愁》时非常投入,讲到动情处,竟然热泪盈眶。班里几乎所有住宿的女生都被感染了,低头偷偷抹眼泪。当时的我还在走读,一直没远离过家门,根本没法体会。但小小年纪的我却十分明白,乡愁肯定是个很感伤的东西,要不,她们怎么都为此而落泪了呢? 直到上师范后,我离开了家,离开了父母,终于深深体会到了乡愁的滋味。那

等风来:写稿人:王国梁

等风来:写稿人:王国梁

青春校园 20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热浪翻滚,世界几乎要燃烧起来,可我还是要跟父亲下地干活。 那是二十年前,我刚结束高考,正在焦灼地等待中。我平时很少干农活,一点农活对我来说都相当于泰山压顶。大片的玉米地,望不到尽头,我跟父亲要钻到玉米地里去除草。 锄头在父亲手里那么乖巧顺从,一锄头下去,大片的草就被铲下来。父亲动作轻松,游刃有余。尽管他的汗不停地淌下来,“噼啪”落到土地上,可他的表情是轻松自如的,有时甚至还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