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的灯笼,作者:李云门

过年的灯笼,作者:李云门

14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电灯是好东西,使我们在夜晚也能享受如同白昼的光明。但我认为,至少有两种场合,电灯不如蜡烛更有味儿。这两种场合,第一是洞房;第二就是大年夜。灯笼的味儿首先是蜡烛的味儿,但蜡烛的味儿并不只是它燃烧时产生的气息,更在于它的闪烁,它的晃动,它那让人无法绝对控制的光的韵律所带来的温馨和神秘。现在的灯光技术虽日新月异,却无法复制蜡烛燃烧所特有的效果。 直到今天,每到除夕,我总喜欢在小院里、阳台上挂几个灯笼。但

我的初恋,作家:婷婷4099

我的初恋,作家:婷婷4099

20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人们都说初恋是很美好而又难忘的,可到我这却不试用。 我和我的初恋情人在高一相识。他,矮矮的,胖胖的,坐在我前座的旁边。一开始彼此都不熟悉,也没太多交流,后来大家都混熟了,自然也就嬉笑打骂都开始了…… 我和我的初恋情人总是在下课打闹互骂着,他打我,我打他,他骂我,我骂他。我还有一次被他弄哭了,同桌和另一个女生在旁边安慰和指责他。时间长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回事。 某天晚自习

回与不回投稿:郭华悦

回与不回投稿:郭华悦

21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乡间元旦,与城里大不相同。 早在元旦前,城里便已热热闹闹,处处张灯结彩。各种促销活动,活跃在大街小巷。人人的脸上,都是一派喜气洋洋。 可一到乡间,却犹如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没有张灯结彩,没有各种促销广告,走在路上,空气中漂浮着静谧的味道,一切都静悄悄的。 此时的乡间,反倒是一年中,最平静的时候。没有春耕的辛劳,没有夏收的乏累,也没有秋收的狂欢,有的只是独属于冬天的,沉寂而内敛的气息。 刚走到村口的大

蛋炒饭撰稿:乔兆军

蛋炒饭撰稿:乔兆军

22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有一次,问一位亲戚家的女儿会不会做饭,她笑着说:会蛋炒饭。 蛋炒饭看似普通,做好也不容易。美食家唐鲁孙家从前招厨子,题目就是做一碗蛋炒饭,手艺如何,全在一碗饭里。 小时候农村物质条件贫乏,吃蛋炒饭是一件奢侈的事。柴火烧烤着铁锅,母亲放半勺猪油下锅,随之磕一个鸡蛋搅碎,动作利索地倒上剩饭,用锅铲反复翻炒,待饭粒炒至油滑晶亮、“乒乓作响”时,一碗香气缭绕的蛋炒饭就算炒好了。油滋

怀揣一轮明月来源:钟吾郭继端

怀揣一轮明月来源:钟吾郭继端

1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中秋返乡。很热闹很温暖的一天,团聚的喜悦洋溢在每一位亲人的脸庞。最开心的当属父母,这难得的一聚是他们长久的期冀。 袅袅炊烟,缠绕在老屋房檐,杨柳梢头久久不舍离去。我想这人间的烟火也迷醉于农家的天伦之乐了。这血缘宗亲观念维系着最为稳固的人类关系,使生命长河的流水万古奔流,并最终汇入亲情的大海。我深知我这小小的一滴水,离开了大海的怀抱就会被迅速蒸发,找不到存在的归宿和依托。因而我在重大节日的返乡,就有

记住孩子的“身份”,写作人:刘亚华

记住孩子的“身份”,写作人:刘亚华

2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去逛商场,碰到一对母女,女儿在前头哭哭啼啼地走,母亲在后头絮絮叨叨地数落女儿,大致内容是这样的:她刚给了孩子五块钱买文具,孩子只买了一块钱的橡皮擦,可找的四块钱却不见了。这个母亲有些气愤,说孩子是个马大哈,什么事都做不好,并搬来一些女儿的一些陈年“丑”事,一件一件地证明她的判断,并断定她的将来没有出息。周围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 有一个老人实在看不过去了,对她说:&ld

折旧我的光阴,为你安然守候、写作人:围城里的我

折旧我的光阴,为你安然守候、写作人:围城里的我

2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夜色阑珊,周围安静的似乎可以听到时光远去的声音。日子周而复始的平淡,也许,我们总是在喧嚣过后,才懂得躲在角落里怀念那些曾经的心情,难舍的时光,许多的记忆,已悄然跃上心头,却总是有些零零落落的断章安静的存在着,就像一首无需想起却永远不会遗忘的童谣,亦或是一首老歌,一直在心底盘踞。 夜色渐深,一天所有的光阴涌上心头。光阴里,无能为力不断回响。是的,是无能为力。错过了你的前十年,想在你世界里陪你走余下的

温情车灯、写作人:冯海鹏

温情车灯、写作人:冯海鹏

3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父亲是环卫工人。每天下班,已经很晚了。他回家,需要经过一条狭长的小巷,我家就在小巷尽头。 这里寂静、昏黑。这天晚上,父亲走到街口,看见一个人躺在巷口的角落里,巷子黑,角落更黑。旁边停着一辆汽车。那人喝醉了,在路边呼呼地喘着粗气,嘴里咕咕哝哝地说着什么。父亲走了一段,又折回身来,他怕在黑暗里,那人出什么危险。父亲走过去,拍拍那人,把他叫醒:“哎,小伙子,你起来,到明亮的地方去,或者,你给

樱桃熟了,作者:宋红喜

樱桃熟了,作者:宋红喜

4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在菜市的入口处,有人提着竹篮在卖樱桃,我这才恍然大悟,樱桃熟了!今年事多,忙得都快忘了节气了,就连那春花绽放、山笋拔节、地皮爆发,我都一再错过。这一眨眼,樱桃都黄澄澄、亮晶晶地摆到了眼前,我才如梦方醒季节早已变换,春天都快过去了。 不禁想起小时候我家的那颗樱桃树,既不粗壮、也不高大,两个分叉的树干还不如孩子的手腕粗。每年一二月,寒气还没散,那细细的树枝上便花芽萌发,继而开满白色或是淡粉色的小花,满

四十不惑,人生成熟,作者:张俊

四十不惑,人生成熟,作者:张俊

4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混沌间,人经浮沉,半世过往。蓦回首,触觉千万,得失在心! 丁卯年生,“沙中土”命,有姐相伴成长;得举家宠幸,外公婆独爱,有闹,亦不御。四岁之年,逢一劫但保命,急煞众亲,自此皮实渐长。父母辛苦,抚育儿女,读书饱腹;孩童无知,但从无责打,道义善治,儿女感知:慈父恩重山,悲母恩似海!学堂中,得知交友,乐在其中。儿时伙伴,亲如一家;梁木成林,关园赏梅,琉璃五色,一片绝好景色! 学业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