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小时前  惊悚故事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或许是命中注定,或许是天定缘分,他和她很早就认识了。

那还是在三十多年前,他们还尚未出现在人世。

两家是世交,是当地有名的书香世家,交往了百年。到他们父亲这一代,关系更是情如兄弟。

他们的父亲自小便很要好,又一同读书,一同考上了大学,一同分配到了同一家公司。更巧合的是,他们还在同一天和一对姐妹结婚,婚后又一起怀孕。从此,两家的关系更是日益增进。

4月1日,愚人节。正是那天,他和她在同一家产房里来到了人世,但这却并不令人开心。

愚人节,或许是上帝在愚弄他们,他们一出生就是一个不幸。

因为难产,他的一生没有母亲的身影;因为车祸,她的人生和父亲素未谋面。

他们的生日,成了忌日。

于是,他的父亲在悲痛欲绝之下毅然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下下海经商,创立一番事业。从此,他便和她一齐长大。

那一年,他们9岁,他懵懵懂懂的对她说道:“将来我取你。”

她调皮一笑:“好啊!你可千万别反悔。”

“反诲的是小狗!”

这个誓言,一立,就是两个人生。

那一年,他们14岁,情窦初开的他对她含情脉脉的说了一句:“我喜欢你!”

她没有回话,只是羞红着脸,微微点头,侧过脸去,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

那时,微风拂过,她飘逸的墨发,永远的印入了他的心中。

一声带有预谋的急刹,颤动了一个商业帝国心弦。他看着他的父亲在自己眼前永远的远离了自己,然而,他除了哭泣,却再也无能为力。

那一天,他正好十五。他的生日又一次成了忌日。

从此,万贯家财都成了过往云烟。从那声急刹开始,他和他父亲就成为了一个阴谋夺取的代价。

仅仅一个月,他父亲一生的心血便江山改姓,他也一无所有,只留下了思念。

从此,以前众星捧月中的他便成了以前那些朋友侮辱的嘻骂。

倔强的他如他的父亲一样,终于无法忍受如此巨大的屈辱,毅然放弃一切——包括她的挽留。

他只身一人远离了这座城市,他走的时候,除了一封留给她的信,他什么也没留下,也什么都没有带走。

那一年,他们十五岁。她以十分优异的成绩顺利的进入了省城一中的重点班,继续着自己平淡的生活。

而他,却已经在大上海的工地上扛了几个月的水泥,他再也对她说不出:“我喜欢你”,因为他觉得自己根本配不上她,他把想对她说的话,全都留给了自己,他想等他配上她的时候,再全部告诉她。

后来三年里,他再没有机会见过她。

因为一些机遇,他的事业渐渐走向正轨,也算一个小承包商,承包一些工地,再也不为钱所窘迫。

而她却一如既往的优秀,以省高考状元的绝代风彩进入了北京某重点大学。

那一年,他们十八岁,已经开始着人生。

又过了四年,他们彻底失去了联系。血液中流趟着商业基因而又不甘平庸的他,终于等来了自己的机遇。

金融危机肆虐着世界,而他却在这场危机中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他孤注一掷,将自己这几年所有的资产再加上从银行贷款的几千万全部投入了房地产,在浦东买下了一大片的土地,并开发建设新的楼盘。

那个时候,他被认为是疯子。

终于,他还是赌到了未来。

国家的四万亿和种种政策一投入市场,便令国内各大行业迅速回温,选择留下的人,终于熬过了寒冬,迎来了春风拂面。

在这其中,上升最快最猛的又莫过于房地产市场。

他成功了,一夜之间,他成了各大杂志的封面人物,被誉为商界鬼才。

他终于在偌大的上海有了一家属于自己的大企业,夺回了父亲生前所有的荣耀。

在公司上市的那天,他心里想的却是“我终于配的上你了,雯,你还在吗?”

他还是没能忘记那个儿时的誓言。

那一天,她在电视看到了他,此时,她已经毕业了三个月,却依旧没有找到工作,也有想过去上海,但终于还是没去。

“他已经忘记我了吗?”那个时候,她望着那个电视中气宇轩昂的年轻人,默默的想到。

明明思念,却不肯相见。

时光匆匆,再一次见到她,是在上市六年后,此时,他已经是中国最杰出的几个同代青年,资产无数,业务已经遍布全球,是那个年龄的骄傲。

再一次见到她,是在东莞一家的酒店里,昏暗的灯光下,她一如以前的美丽清纯,但却又有几分难以言说的变化。

“一千一夜,看你是熟人,就八百吧。”沉默了许久,还是她最先开了口,声音却很是冷漠。

突然,他一把上前紧紧的抱住了她:“跟我走吧,洛雯,相信我,我会给你幸福的!”

她的眼中含着点滴晶莹,嘴角刚刚微微的动了,但却还是忍住了。

她一把推开了他:“于总,您说什么呢?我只是个小姐,我还有客人。”

然后,她便绝情的转身离开了他,只留下了背影。

他愣在了原地,“这么多年,难道她全忘了么?”

“混。帐!”许久他才爆了一句粗口,她不知道的是,其实,这家酒店也是他名下的资产。

他认为她今天的一切,全是自己的罪恶。

随后这家酒店的所有管理人员全部被开除,他开始亲自管理着酒店业务,他只是希望能再次遇到她。

出了房门的她,躲进了卫生间的一角,倦缩着身体,放肆着哭泣着——其实,他也不知道的是,他是她的第一位客人。

“他还没有忘记……”

从此,他再也没了她的音讯。

这一别,就又是两年。

“小于……呜呜……你快来……小雯她、她不行了……”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怎么了阿姨?”

“小雯她、她……”

听着,他站了起来,神情滞愣,听到最后,他的手机径直从他的手中摔了下来。

“王助理!备车!去人民医院!”

他飞奔出了会议室,那些董事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们的老板就已就不见了人影。

“怎么样?”他点燃了一根烟——以前,他从不抽烟——他望着重症监护室里的她,深深的吸了几口。

医生想提醒他这是医院,但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是告诉着他她的病情:“患者得的是白血病,必须需要骨髓移植才能活下去,但她的型号十分罕见,所以……”

“我明白了。”他将烟头踩灭。

“但她的骨髓过于脆弱,相匹配者肯定会活不下来。”

“所以呢?”他冷笑了一声,不屑一顾,“王助理,将那份文件拿来吧。”

“于总,这……”

“我说让你拿来!”他已经有些愤怒。

他在那份文件上很飘逸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随即,他笑了,如释重负。

“好好完成这份协议!”

“于总……”助理的眼睛湿润了。

“去吧!”

他回头凝视着站在生命边缘的她,暗暗的说着:“好好活下去,至于那个誓言……呵呵,就当我没说过吧。”

那一天,他们三十岁,已不再幼稚。

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她活了下来,并且比以前更加自信、更加优秀,经历过死神后,她才终于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她进入了他的公司,追寻着他的足迹,从基屋开始,一步步在职场中成为了公司董事会成员。

然而,她却再也没见过他,他就如人间蒸发了一般,即使公司高管也不知道他的去向。

尽管如此,她却依旧记得那个儿时的誓言。

她依旧忘不了他。

这一天,她三十六岁,依旧孤单一人,独守寂寞。

“王总,你找我。”

“嗯。”那人轻轻的点了点头。

“从今天开始,你便是这家公司的老板。”

“嗯?”她十分不解。

两份文件推到了她的面前。

“自己看吧,六年前,我曾经的老板给我的。他叫于浮,我想你们应该有故事。”

她愣住了。

“他让我继承他那价值不菲的遗产,唯一的亲件是让我在六年之内爱上你,并与你结婚,且终生不得离婚。但我还是没有做到——尽管我真的爱上了你。”

她又一次愣住了。

她翻开了那份文件:《骨髓自愿捐赠协议》。

这一瞬间,如一道惊雷,她突然明白了一切。

当晚23时59分——愚人节的最后一刻,一具身体从六十六层的浮雯集团总部大楼顶端纵身一跃,没有留下一句遗言……

愚人节,他们的生日,也是他们的忌日,更是他们的誓言,他们的爱情。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兴达文学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xindahuagong.com/8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