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时前  现代诗歌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奶奶一直都是这个世界一个很温暖的名词。
对于纯山村的守望者。
围布和袖笼、两丝白发和三生米饭,野菜喂养皮肤,炭火燃亮皱纹.
捣衣声中拉扯大属于自己的时光。

可我的奶奶长啥样,姓什么叫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

在父亲不多的描述里,奶奶的眼睛从1937年开始一直望到1950年春天.
十八岁被抓了壮丁的儿子(我的父亲)在安徽落了脚。

或许有一丝期盼对于奔跑的时间而言,算是一种安慰。
奶奶等过,父亲等过,等到山花开了却杳无音讯。

关于奶妈也只是个传说。
低矮和贫穷,可能让她练就把期盼放低,放沉的本领。

因为我也无法探究一节历史的回旋,一些痛还是不去触及的好。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兴达文学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xindahuagong.com/7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