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小时前  青春校园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热浪翻滚,世界几乎要燃烧起来,可我还是要跟父亲下地干活。

那是二十年前,我刚结束高考,正在焦灼地等待中。我平时很少干农活,一点农活对我来说都相当于泰山压顶。大片的玉米地,望不到尽头,我跟父亲要钻到玉米地里去除草。

锄头在父亲手里那么乖巧顺从,一锄头下去,大片的草就被铲下来。父亲动作轻松,游刃有余。尽管他的汗不停地淌下来,“噼啪”落到土地上,可他的表情是轻松自如的,有时甚至还要哼唱几句戏词。我可就不同了。在热气蒸腾的土地上,我简直就是一只热锅上的蚂蚁。我举着锄头慌慌张张地前行,这儿锄一下,那儿铲一下,可锄头不听使唤,满地顽皮的草们也像专门跟我作对一样,总是逃过我的锄头又得意洋洋地直立起来,向我示威。

我心里越来越焦躁。父亲已经把我远远地甩在后面,我费力地朝前挪动着。我感觉自己快要被蒸熟了,汗水满头满脸地淌着,淌到眼睛里感觉跟眼泪一个滋味,流到嘴巴里觉得是咸咸的,我顾不得擦一把,拼命追父亲。

热,而且没有一丝风,树叶都仿佛纹丝不动,周围静得只听到父亲和我挥锄的声音。我已经看不到父亲的表情,只看到他的背影在轻松地前进。我热得快要晕倒了,只盼着来一阵凉爽的风,把我的疲惫和燥热吹走一点。可是,左等右等,风就是不来。我的情绪越来越坏,由原来的焦躁,发展到厌烦,再发展到懊恼和气愤——我懊恼的是被父亲远远甩在后面,气愤的是他只顾往前除草根本不顾我的感受。看着漫无边际的玉米地,我终于爆发了:“爸!我不干了,要干你自己干!一点风都没有,快要热死了。这么大片地,哪辈子才能锄完……”我使出最后的力气抱怨了一通,然后重重地坐到地上,不肯再动弹。

父亲停下手中的锄头,回头说:“累了?累了就歇会!”说着,他招呼我来到田头的一棵大树下。我坐在树下嘟囔着:“一点风都没有,热死了!”父亲说:“怎么没风?风吹来了,怪凉快哩!”我不满地看着父亲说:“明明没风嘛,哪儿来的风?再去干活,人非得中暑不可,反正我是不干了!”父亲并不生气,耐心地说:“你感觉不到有风,是因为你的心静不下来。心静自然凉。你心不静,所以总觉得热。”我抬头看看父亲,觉得他说得有道理。父亲接着说:“让心静下来,等风来!”

我极力让自己的焦躁和厌烦之气沉淀,努力让心静下来。深呼一口气,我放眼望去,绿夏葱茏,一派生机,远方青山隐隐,白云低垂,我的心慢慢静了下来。很快,我感觉到一阵凉风拂过肌肤,舒爽惬意。我兴奋地说:“爸,风来了!”父亲慢悠悠地说:“嗯,心静了,风就来了!你别看眼下这么多活儿,咱不着急,慢慢干,累了就歇会,很快就干完了。”

休息了一会儿,我感觉有了力量,又跟着父亲去除草。傍晚时分,我们背着锄头凯旋。此后的几天里,我每天跟着父亲下地。我不再那么焦躁,而是能像父亲一样平心静气。

后来,我明白了父亲的良苦用心。父亲教我等风来,其实是教我如何摒弃焦躁,让自己的心静下来。心静下来,一切都安宁了。

不久后,我收到了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兴达文学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xindahuagong.com/7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