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天前  原创文章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不知从何时起,已经无法考证。一盘土豆丝开始盘踞很多人的人生,这不,刚刚燕京格格发来个图片,说是正在吃本周第四盘土豆丝了。

蟹仔小时候,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偶尔在外吃了盘土豆丝,于是屡屡在家要求老妈我时不时炒上一盘。一见餐桌上有土豆丝,便会大喊一声“耶!有土豆丝啊”。久经操练,这让完全不谙烹饪技巧的我,居然也将这盘土豆丝炒得像模像样。回到香港家里,印尼家佣阿V有次问蟹仔想吃什么菜,这不问倒没什么,一问,岂非土豆丝莫属啊。于是,阿V也摸索出一套炒土豆丝的独门妙法。严格来讲,她不是炒,是煮,将土豆丝和青椒煮熟为止。也难为了她,土豆丝既考刀功又考炒锅功,能煮熟出盘就不错了。关键是,阿V知道蟹仔好这一口,于是隔三差五来一盘,这小子次次陶醉如初。

土豆丝,其实全名应该叫青椒土豆丝。应该是东北或是西北的菜吧。原本在上海并不流行,大概随着九十年代年民工潮一起被带到大上海的。一次,在饭店吃饭,邻桌来两个时髦女孩,一坐下根本不看菜谱,对服务员说,能不能来盘青椒土豆丝。服务员说可以啊,其中一个女孩说,青椒能不能少放点,来多点土豆丝。服务员也说可以啊。因此,虽说是青椒土豆丝,但这青椒完全是点缀,有没有青椒,对一盘土豆丝来说,有,也就是养个眼,没有,完全不影响味蕾享受。

燕京格格是北京人,她喜欢土豆丝理所当然,但其喜欢的程度却令人叹为观止。有段时间我们一起在无锡上班,一起住在酒店,几乎每晚都需要在酒店用餐。好呀,咱俩一坐下,她就会问,能不能点一盘土豆丝,只要我同意,接下来,我点啥她都基本没意见。哎,一盘土豆丝,就把燕京格格身上的骄娇二气杀得无影无踪。咱俩外出逛街,经常一起吃个饭喝个茶啥的,一到吃饭时间,她开始会心神不定,起先我以为她是为不知该选那家饭馆发愁,到头来却是,找家有土豆丝的饭店好吗?每每这时我总是忍俊不禁,于是我就说,我的格格呦,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好伐?为一盘土豆丝梦魂牵绕的,堪比终身大事啊。

今晚她发来正在吃土豆丝的照片,殊不知前晚她正在吃前一盘土豆丝的时候,还给我发个对联对:千丝万丝不如土豆丝。让我对下联,于是我回:你爱我爱怎比格格爱。于是格格横批:就酱。

人活在世上,其实什么都左右不了,你爱谁,那谁却不爱你,你爱干的事情,却往往不是你要干一辈子的事业,你想钱想疯了,钱一样对你冷若冰霜。唯有一盘土豆丝,什么时候想它了,就来一盘,兴致高时,自己炒。即便走在大街上,想土豆丝了,大酒家可进,小饭铺可入,点上一盘土豆丝,丝丝入扣,沁人心脾,人生能够左右一盘土豆丝,也足矣。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兴达文学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xindahuagong.com/67.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