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天前  情感口述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陈小英长得很漂亮,白白净净,我四岁多时搬家后认识的第一个好朋友,或者说第一个把我当朋友的人。那时我们还不到上幼儿班的年纪,一帮小孩扎堆玩耍,我在一遍怯怯的看着,不知道找个什么好的方式加入。陈小英当时不知给了我一个什么东西我便跟着她走了,两人就捡石头,玩沙子什么的玩了一下午,这就算认识了。临走的时候,陈小英拉着我的手不让走,拉着钩说“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走”。但我还是被我妈喊回家吃饭去了。

以后上幼儿班开始到初中我们一直同班高中同校,放假就两个人写完作业去放风去,小英家境好,这是我从小羡慕她的地方。她从不管父母要什么,而是她的妈妈总是会买各种女孩子喜欢的小东西给她。直到上高中了,陈小英连双袜子都没自己买过。她倒是听话的很,从来也不挑剔,父母买什么就穿什么、用什么。陈小英的母亲读书不多,但我一直觉得她是个很有本事的女人,直到小英休学前我一直这么认为。小英的母亲会刺绣,这是他们这个年纪的女人所保留的不多的优良技能吧,小英的枕头,床单的上都有母亲精致的绣工在里面。为此年纪小小的我又徒增了几分羡慕 ,而那时的我妈买了一大块Hello Kitty布,做的枕套床单是极省事的,在我看来可是非常不用心的。

就这样一直到我们上大学,但生活不是常会给人想要的平静。陈小英是内敛柔弱的,又没有主见,但这样形容又不太准确,她偶尔会表现出异于常人的冲动。大一寒假回家,小英告诉我她谈恋爱了,对方是个胖胖的男孩,小英管他叫小胖。小胖和她同系不同专业,上公共课的时候认识的,小英的幸福溢于言表。小胖送她一条红围巾,她拿给我看,就这样这个寒假听着小英和小胖的故事慢慢过去了。

第二年寒假,我在路上碰见小英的妈妈文小英回来了吗,小英妈妈说小英去了北京的亲戚家,要住段时间才回来。就这样等到快开学的时候,我见到了小英,但我觉得和平时的小英有点不一样,眼神呆呆的。见到我拉着我的手不放开,就想小时候第一次见面那样,我问她怎么了,这时她才慢慢做在沙发上。说“我生病了”,不等我问,小英就絮絮叨叨的开始说了,像是说给我,有像是说给自己“我心理有点问题了,我能听见别人听不见的声音,是幻听,我看见人像僵尸一样跳来跳去”,我有点懵,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听着小英一直不停的讲完,我知道她是心理得病了,开始只是幻听,到后来的精神也有点问题了,以至于连身边的人也不记得。原来这个寒假她不是去了亲戚家,而是去了医院的精神科。我并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形,不知道该不该怎么安慰她。她的样子明显并没有完全好,这时小英的妈妈回来了,见我俩聊着赶忙制止了小英的话。过会儿小英偷偷告诉我,我妈不让我跟别人说我的病,说要是传出去以后就不好找对象了。我看着她这么认真的说这件事,突然觉得很难过。之后我要回家小英非要送我,她妈不让,因为小英的病还没好,她妈怕她找不到回家的路。

就这样陈小英在家休学了一年,一年后回到学校,像变了一个人,不爱说话,听别人说话时直愣愣的瞅着人家。我们俩个学校离的不远,有时候她回去找我,但总也不跟我多说话,我跟她说些什么她也不能集中精力去听,去处吃饭也是紧紧抓着我的手,好在每天她的情绪平静,慢慢好转。

一年后我们毕业,我去了个更远的城市工作,小英在老家托关系在一个事业单位找个份工作,虽然工资不高好在清闲稳定。这一年里我们没再见过,偶尔QQ聊天也只是简单问候。等我再见到小英的时候她又想换了一个人,变的非常健谈,与一年前的状态截然相反,我不知道情绪上的病是不是能让人在两个极端切换。小英虽然变的健谈了不过也变的很任性,但与我那份亲切还在。期间我妈做好饭,我们一起吃,小英说家里给她介绍了个对象一脸欢喜,拿出手机给我看了下照片,那男孩眉目清秀,身材高挑确实很不错。吃完饭,小英骑车离开,看着她风风火火的背影却有点担心。

没过多久他们结婚了,因为我工作的城市离家实在太远我没有来得及参加小英的婚礼。我却是听我妈说起过几句,说是男方家里很穷,小英带了很多嫁妆过去,连结婚的新房也是小英家出钱装修的。显然这场婚姻从一开始就埋了雷,小英家隐瞒了小英的病史。一年后,小英受了些刺激,病情最终还是反复了。男方家自然是觉得是被骗了,小英精神出现很大异常,不得不住院治疗。而这期间一直是小英的父母照顾她,三个月后出院,夫妻间的情分也算尽了。可之后他们并没有离婚,反而平静的一起过起了日子,期间小英竟然怀孕了。但是很不幸,因为小英还在服用精神类药物孩子被检查出没有胎心,不得不做掉。之后小英的丈夫去了个较远的城市工作,不怎么回家了,小英打电话也不怎么接。

有过了很久小英跟我说她离婚了,现在跟她爸妈生活在一起,但他爸妈依然还在张罗给她介绍对象,现在小英不工作了,每天帮父母看看店,绣个十字绣在网上晒晒绣完的成品,绣工也在日益精进。当然仍旧比不得她母亲当年的手艺。

我不知道小英生病那年在她身上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有人说她失恋了、有迷信的老人说是碰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但我只明白有时不幸只是一瞬间就来了,之后步步会错。小英本身有什么错呢,我说不出来,唯一觉得是她太顺从了吗。小英的丈夫错在哪儿呢,心狠决绝吗,可要是换做是你呢。现实中的情感往往脆弱,我也不想无端去美化,没有人会在不幸降临时和你一样感同身受,旁观者不用怀着慈悲的心去谴责。我讲了一个这样的故事,你读了这个人的半生,她继续她生活,你继续你生活。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兴达文学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xindahuagong.com/5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