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天前  世间百态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至少我还有春暖花开

文/piaoyidexing

月有圆缺人的心情也有阴晴。这种起伏不定的变化带来的负面情绪,往往是情非所愿。

都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这一段感觉心里有点郁闷有点烦。能够拥有现在平淡安静的每一天,是我眼前唯一能够把握的。,谁都不想得过且过敷衍明天,我也不能仅仅鼠目寸光吧,也曾未雨绸缪认真规划过以后的生活,并为之付出精力和心血逐步实施。

可是很多事情并不是付出一定会有回报,有些时候你想锦上添花获得更好效果,就如同今天的我们没有安全感,把很多筹备很多希望孤注一掷的放在未来,你以为自己当时是高瞻远瞩,可是生活里往往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原以为胜券在握的可以做那个笑到最后的人,可是意外和明天我们往往不知道哪个先来。

当美好的希望在心,经过多年发酵变得完美无缺。经过多年等待,胜利近在咫尺。可是你咧开嘴巴还没来得及展露甜蜜幸福的微笑,转眼成了泡影。一时觉得有点发懵,不知道失去的是一个美梦。还是现实的我在噩梦里没有清醒。

其实得到和失去,丝毫没有影响眼前的日子继续的节奏。可是心里满满的委屈和挫败感。也许我永远只是一个对痛点敏感,无论经过了多少磨炼依然没有防疫力的人。我的朋友一个漂漂亮亮看似柔弱的小女人,在生第一胎孩子的时候,居然咬紧牙关没有哼一声,和她一个病房的女人,用着镇痛棒还喊得惊天动地的难受。那个女人的妈妈指着朋友,告诉自己的女儿你看人家什么都没用,也没听见人家喊一声疼。朋友后来说,人生人吓死人生孩子就是闯过鬼门关,说不疼是假的,咬紧牙关就扛过去了。

一年又一年生活里多少坎坷多少艰难,不也都需要咬紧牙关扛过去。走过去又是一片天。

阳春三月我家阳台紫的红的浅黄的各色花儿争先开放,沐浴着明媚的春光,没有理由不扬眉吐气。无论明天有多少难题面对,无论答案是不是能有游刃有余的解答。至少家里留住了这满屋春色姹紫嫣红的春色,置身其中看在眼里慰籍内心感受着冬去春来。我虽然没有一栋房子可以面朝大海子,可是此时此刻我的心里依然春暖花开。

春暖花开燕归来

文/马科平

柳树抽出了嫩绿的枝条,榆钱成串成串地高挂枝头,白杨树也换上了一身新绿。农家院落的几间房屋,在天宇下显得古朴厚重。房前屋后,几枝杏花、桃花、梨花,或水粉,或乳白,斜斜地插在淡蓝的天空中。门前的碌碡、锤布石静静地蹲在角落,斑驳的痕迹,无言的诉说着岁月的沧桑。

一对燕子精灵一般,从南方叽叽喳喳地飞回来了。似乎看不到长途迁徙的任何疲惫,燕子们相依相抚,亲密无间,身着笔挺的燕尾服,和着春风,在空中翩翩起舞。姿态优美,舞步款款,舒展轻盈。

在微风细雨中,或在阳光满地时,斜飞于旷亮无比的天空之上,“嗖”的一声,已由这里田野上,飞到了那边的柳枝了。或是隽逸的身姿掠过河面,尾尖或脚爪偶沾了一下水,波纹粼粼的水面,出现一圈一圈的圆,轻悠悠地荡漾开去。

燕子油亮乌黑的羽毛,点亮了杏花、桃花、梨花们的眼,它们瞪大了双眸欣赏那绸缎般的羽毛;精致剪刀般的尾巴,时不时会剪下碎银般的歌唱,寂寞了多时的农家小院,有了歌声,有了生气。这是农家小院春天里常见的经典水粉画,色彩斑斓,温暖灵动,富有历史感。

记得小时候,在我家青瓦上房的屋檐下,平整瓷实的土墙上,有根指骨般的木桩,父亲用来悬挂锄头。开春后田里的麦苗返青拔节,野草们也突击疯长,父亲从屋檐下取下锄头,到地里松土锄草。这时,一双春燕在我家院子柿子树头盘旋,在屋檐下翻飞,站在屋檐下的木桩上欢叫,掠影矫健,出出进进,衔来湿润泥土,堆砌爱的小巢。不久,半只饭碗似的拱弧形鸟巢横空出世,它依托木桩,悬空架在高高的屋檐下。

我端来梯子想去探个究竟,母亲说是燕子正在孵育宝宝,不让我去惊扰。大约半个月时间,有天我从屋檐下走过,忽然一声“叽喳、叽喳”幼稚的鸣叫声从燕窝里传来,抬头向燕窝望去,只见窝边齐刷刷露出了四个圆溜溜的小脑袋,脖子伸得老长,尖尖的黄嘴儿大大地张开,正向燕妈妈争讨食物。

“燕子归来寻旧垒。”燕子的迁徙是一个谜,路途漫漫,充满凶险。可每年它们都能如期而至,不会找错地方,一个巢穴修修补补,一用就是十几年。记得那年,我家拆掉老屋,重建新房,燕巢也一同拆掉,我担心燕子不会回来了。明媚的春天来临,我家的燕子也飞回来了。只见它们不停地飞进飞出,衔来春泥,依托新屋墙上的电灯开关,构筑了新巢。

燕子恋旧,和故乡的亲人们一样,热爱家园,热爱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这也许是燕子与人和谐相处的主要原因吧。故乡人钟爱燕子,燕子永远眷恋故乡。那银铃般的歌唱,让故乡的天空更加澄澈,让农家院落多了几分圣洁,让人们的心田里多了几许抚慰,多了一屡明媚的阳光。

岁月静好,春暖花开

文/墨缘忆浅

拈一缕岁月的风,沐一场时光的雨,让心在平淡中盈满温润。回眸,有明天可以奔赴,有过往可以回头,有温暖会可相依,这样的日子,是我想要的岁月静好。

清晨迎着阳光,走在熙熙的人群中,感谢这美好的一天,给我的这份踏实安稳,夜晚走在夕阳里,心里装着那盏为我留着的灯,感谢那份平凡的温暖,让我有一蔬一饭的幸福,对生活的尊重和喜爱,让每一个清澈的日子,都溢满了欢喜。

每一天不同的风景,掩映着不同的心情,是岁月里的来和去,光阴更替,也许做不到花开不惊,叶落不悲,但已没有了许多的波澜,开始学会适应,生活越接近平淡,内心越接近绚烂。

无论阴晴圆缺,早已学会坦然面对,人生一场体验,要学会用平和来取代抱怨,花开花落,惟内在的天气是不变的,给身边人温暖,把深情许给自己,与爱的人陪伴到老,你对世界微笑,春暖花开便会抵达。

心中有花闭花开,天空就会澄清明亮,静下心,看一枚叶子无声飘落,看一场烟雨润泽万物,也都是美的,岁月漫长,不必想把生活的滋味都尝遍,也不要急于将风景看透,细水长流才是最深的感动。

喜欢那句,无论走到哪里,记得带上阳光,世间的风景,简单有简单的妙处,繁华有繁华的韵致,内心明朗的去生活,不必执着于眼前的得失,也不必被生活的繁琐所困扰,岁月所赐予的种种,自有它的深意。

你给岁月的善良,岁月自会还你一份美好,长路漫漫,总会有人在大雨中为你撑伞,在黑暗中抱紧你,在寒冷中给你温暖,在你无助时给你力量,最美的风景不在终点,而在路上,最美的人不在外表,而在内心,最美的岁月,不在于鲜衣怒马,而在于平淡日子里,是否有人愿意与你同行,将温暖和善意赐予你。

心若安宁,岁月也会生出温和暖意,于平淡的时光里适应四季,赏花开的欣喜,也听话落的叹息,捡拾光阴的细碎,安放于光阴的记忆里,任年华老去,又何尝不是一份优雅。

岁月,时而让人惆怅,时而让人欢喜,喜忧参半,冷暖自知,我们就这样成就了一个独一无二的自己。在孤独中成长,在人群中热闹,在风雨中前行,在快乐中分享。

阳光下总有温暖生成,风雨过后总会有彩虹,入骨妖娆,都是路过的风景,总有一天你会对着光阴莞尔一笑,这样的五味杂陈,才是岁月。

人生就是一场旅途,若能看一些好景,念一处明媚,途径一场花开,便足够了,所以,那些路过的风景,我学会了微笑着记起。

浅浅喜,静静爱,深深懂得,淡淡释怀,惟愿此生,岁月静好。

春暖花开

文/章铜胜

春天的暖意,是易于感知的,就像你不会轻易错过的季节一样。那点暖意,融融泄泄,总会给你带来点点的欣喜。在春天的暖意里,是春暖的舒适惬意,是花开的欣欣向荣。

春天的暖意,是看到的。春节刚过,清晨起来,还是慵懒的,往村庄前面的池塘里一看,发现池塘里的鸭子多了起来,它们在小小的一方池塘里优哉游哉地游来游去,那是属于它们的一小块天地。鸭子是乡村的先知,它亲近那一方池塘,它知道池塘里的春水暖了。春水暖了,远处田野里的霜意就浅了,渐渐地现出一点绿意来,春,就是那样一点一点地绿起来的。

杨柳因风舞动,吹面已不觉寒的感觉,多半是在春天的某一个傍晚感觉到的。彼时,和家人,或是朋友一道去赴约,酒酣耳热之际,一起相约往回走,一阵风吹来,竟感觉不到冬日的冷了,就愈加的开心,甚至是得意,仿佛春天是于无意中得到的。于是,在更多的时间里,就选择了步出室外,四处去走走,去水边泽畔,去山林田野,一起在轻风微拂中感受让人无比惬意的暖意,那是春风暖了。大多的人大概也和我们一样,也是在无意中感觉到了春风的暖,也一样贪婪地徜徉在浩荡春风里,乐而忘返了。

春一暖,花就开了,似乎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其实不然,百花从来都不偏倚,它们总是开满四季,不独在春天才会有花开。但百花又是偏向春天的,春天的花,似乎比任何一个季节都开得更多,更铺张,也更绚丽。

人们热爱季节的美好,牵强着说二十四番花信风,在每一个节候,用一种有代表性的花开来标注那一个节候的特征,花是节候之信,花也开出了季节的风向。我看二十四番花信风时,总觉得有些缺憾,是一种不完全和被遗漏的缺憾,在二十四番花信风里,好像遗失了许多季节的美好,遗失了许多纷繁的花开,尤其是在春天,那样的花信就太过勉强了。

春天的花信是乱的,满世界的花开,谁顾得过来谁呢?乱了,又能怨谁呢?春天,花开的种类,再细心的植物学家也是数不过来的,总会有遗落和忘却。春天,花开的颜色,再用心的画家也是描画不下来的,总会顾此而失彼。春天,花开的甜蜜,再勤劳的蜜蜂也是品尝不尽的,它们总会在花丛间迷失方向。而我们,从春天的世界走过,只能放慢脚步,只能尽情地去看那满世界的花开。

春暖花开,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就像是青春期所需要的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只为了爱,也只需要爱。春暖花开,能让人侧目而视,也会让人想起青春时的一场遇见,那是曾经令人羞赧的生命红颜。

春暖花开,就是那样任性、随意地展示着季节的美好,让人心生欢喜。喜欢春暖花开,喜欢的是暖风拂面的温和,喜欢的是花开随意的任性,喜欢的是那种只管花开,不论生长、结果的不管不顾。你来,花开如此。你不来,花也如此开放,那是镌刻在时光之上的生命的真实。

那一刻,我的世界春暖花开

文/王婉蓉

记忆的闸门又再一次打开了,在那如蓝色星空般被梦的星星点缀的记忆碎片之中,有一段最光亮同时也最黑暗的片段,不时在脑海中闪过。我的心如雪般冰冷,压抑许久,我的世界还会春暖花开吗?

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了,那一天晚上,天雾蒙蒙的,无数大大小小的雨滴随着雷声滚落到地上,“滴答,滴答。”到底是那雨滴在歌唱,还是它带动命运的齿轮在转动?

“女儿?女儿?!我说话你到底听见没有?!”母亲坐在一旁,语气里夹杂着些许不耐烦。我微微张嘴,不急不缓的淡淡说道:“知道了。”“知道还不赶快做作业,你要是不学,没人逼你,爱去哪去哪,别一天到晚总绷着个脸,谁看了会高兴,我一天那么辛苦,你都不心疼我,也不体谅我,还每天不高不兴,无精打采的,没谁欠你……”

我垂下了眼,写字的手微微颤了一下:又来了,又来了,我就这么一无是处吗?还是说,我不应该来到这世界上,也就可以不用那么辛苦了?

有时候,我会感到迷茫无助,也许是吧,孤独不是身边没有人陪着,是真的无人理解。

母亲后来说的话我都没有听,我的眼眶已经干涩了,里面有的只是空洞,听人说,眼泪流多了,就流不出来了,那是极度悲伤的表现,我轻笑一声,提起手中的笔,面无表情的写字……

就是这一次,我熬到了深夜,一直思考着一个问题:人的生活就是这样吗?枯燥,乏味,那么人存在的意义何在呢?像网上说的?只是一个演变的过程,人类只是一种玩物?被神秘者操控?呵……

我来到镜子面前,对着镜子问:“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能否能给我一个准确的答案?”可是,我无论问什么,镜子里的她依旧和我重复着同样的动作,同样的语言,我摇摇头,轻笑一声,心道:我一定是疯了,镜子里的她怎会理我半分,我就是她,她就是我。我注视着镜子里的自己:是从何时起,那双灵动的双眸变得乌黑一片,有的只是空洞,那本来单纯的外表何时变得如此阴沉?

我踌躇许久,回到房间,瞥了一眼手机,久违的问候语在屏幕上显现:王,睡了吗?

我空洞的眼眸闪过了些许惊喜,她是我的好友,每当想起她的眼睛,那双眼眸如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的,那么明亮,仿佛黑夜里指引的星光,让我找到了安慰。

我微微勾唇,指尖在屏幕上飞速的打字:人为何存在?

她似乎也在想一个确切的答案,隔了很久很久,才发回来,她的答案是这样的:

嗯,我想每个人都有其存在的特殊意义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而每个人又会有着迷惑,就算是一个普通之人,也一定有其存在的意义,别想太多,人生要经历很多事,有困难,有挫折,有黑暗,有光明,要自己慢慢解决体会,即使你身处的世界与环境非白即黑,非黑即白,也请你不要放弃;即使越光亮时随其而来的黑暗越长,也请你不要妥协。王,请你加油!晚安。

那一刻,我的心结解开了,我的世界绽放出了光明,那丝丝春光,温暖着我的心灵。是不是只要勇敢去面对,就没有任何挫折可以阻挡我了?

想你,便是一场春暖花开

文/倚兰听风雨

春寒料峭,乍暖还寒。因些许公务,羁留山村过夜。独坐窗前,听鸡犬之声此呼彼应,观窗外繁星点缀苍穹,突然,就寂寥起来,就百无聊赖起来,心中竟然忽地空落落起来。

这莫名其妙突然而来的愁绪,似有还无,似清晰又模糊,我极力地捕捉,极力地把它理清楚、弄明白,我到底是怎么了。可是,竟然是那样的无力。

昨晚我们还在一起畅谈啊,只不过不见你才一天啊,难道,竟然真是传说中的相思成灾!

不至于吧,不至于就这样的思念你吧。你我之间,从没有什么约定,也从没有过什么承诺,我们只是谈得来的聊友,你曾不止一次这样说,我也一直是对自己这样说。

真的,虽然我曾怀疑过,可是,我愿意相信你说的是真的,我选择相信你说的每一句话:我们只是偶尔遇见,只是比较聊得来,只是愿意看到对方的名字,只是愿意有对方在的时候,多说几句话,多聊一会儿天,晚一些下线,多祝福些晚安。

是的,除了这些,好像没什么和其他聊友不一样。

可是,为什么在这偏远无网的山村,为什么在这四野沉寂的夜晚,为什么在这可以静心养性安心读书的时刻,我会这样烦躁不安,我会这样坐卧不宁,我会这样的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我回答不出,或许,我抗拒寻找答案。我一直不信古人所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过去读到时,我总是发笑,感到这实在是太夸张,太不真实。可是,今天,这句话,怎么让我感到是那样的贴切?

算了,还是不去思考这让人头痛的问题。索性,披衣,走出院墙,沿山间小道漫步。

星夜下,山路像一条白链,蜿蜒着,伸展着。突然就幻出一幅景象,你就从山路的那头缓缓走来。然后,我们一起手挽手在这样的山路漫步,浪漫吗?不由地笑了起来,笑自己太傻,这样的山野,你怎么可能会出现呢。

山泉在路旁丁冬着,循声而去,眼前映出一旺清水,泉水倒映着满天星光,一条细水,顺着山涧缓缓流出。捡起一枚小石子,丢进水中,顿时,满天星光晃动起来。脑海中竟毫无来由地涌起《诗经》的名句,“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你现在在哪儿呢?如果在这样宁静的泉水旁,伴着琴声,和你共同朗诵这首千古名篇,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一阵山风,迎面吹来,身上一凉,始觉在这山泉边已坐了很久了。山间的秋风已有寒意,但风中的花香,却更加清新淡雅。风从双肩掠过,带来了远方的消息,我要怎么才能让风儿停下呢,让它对我详细诉说着你的消息、你的一切。

风儿不理我,兀自吹去。我只好对着风吹去的方向,暗暗地、轻轻地说一句:明天,我一定去找你!

那一刻,我的世界春暖花开

文/朱晓锐

在那些如五月碎花般轻舞的日子里,在那些似流水汩汩流过的年华中,在那些像南国温润的雨般嘀嗒轻响的岁月中,你如一抹春天的光华,让我的世界沁入点点醉人的春光。--题记

杨柳纷飞的三月,桃花已经向人们微笑着点头,绽了一树一树的笑容。风儿一过,几朵调皮的粉色桃花便从树上跌落下来,落在路人的衣襟上。点点的梨花也学星星点灯,藏在水嫩的青叶后,偶尔几朵梨花从树上笑得落下时颇有几分梨花雨凉的景致。

我却独自一人坐在屋内,空对挂着红灯笼的卷子发愁。

一阵细碎如飞絮的脚步声在耳边响起,你轻轻推开门,笑容可掬地端着一杯牛奶,看到我手中的试卷,怔了一下,却依旧笑容满面地说:“三月了!油菜花都开了吧,我们出去走走吧。”

厚重的鼻音显示出我的心情:“我不去!”笑意还在你眼中荡漾:“走吧。”我犹豫了一下,终于决定出去。

走出门,一阵春的气息便扑面而来。车飞驰着,终于停了下来。

田野的感觉洋溢在春天里,一下车,一股油菜花清新的香味便由鼻子钻进了心里。大片大片金色的油菜花盛开满了整片田野,给人一种怎么也走不到尽头的感觉。灿烂的阳光给油菜涂了一层又一层的金辉,无数朵油菜花儿欣欣向荣,汇成了一片金色的海洋,几缕纷飞的柳絮翻飞着,使人想起了“日长飞絮轻”的曼妙意境。几天积累的阴霾也不由一扫而空。

“妈,我没考好……”我垂着头,不知何时有幽长的愁又充斥了我的心,“剪不断,理还乱”。哎!

“没事!下次加油考好就可以了。你看这片油菜,他们还是幼苗时便历经了无数大雨的洗礼,狂风“呼呼”刮,可他们都挺过来了。现在不正接受阳光的温暖吗?”你温暖如阳关的目光中含着向上的乐观。

“对啊!”青葱的叶展现了挺拔的美感,空气中弥漫着油菜花清爽的感觉,和着泥土的气息一下一下地撩动人们的心田。几片洁白的浮云在蓝天的映衬下十分明显,蔚蓝的天空像一块巨大的一尘不染的蓝色玻璃。时光定格在这美好的一瞬,你微笑着向我挥手。母亲,你在那一刻让一声鸟鸣划过我灰色的天空。那一刻,油菜花开满了我的世界。

春暖花开

文/彭秀英

春天最美的是花,经东风一吹,最先绽放在枝头,像一句句诗在春天抒情。

乡村是春花的舞台,最先开放的是油菜花,大片的油菜花如锦缎在春天的大地上铺开。记得童年时,我们钻进油菜地里挖野菜,匍匐着身子,用小铁锄头挖着一棵一棵的野菜,等挖满一篮子野菜,钻出油菜地,身上沾满了黄色的花粉,脚上的布鞋拖满了厚厚一层泥。

杏花赶早开了,花红万点,占尽春色;梨花开了,父亲的梨园一片忙碌;桃花赶集似的开了,此时最是春好处。父亲整理水田,孕育秧苗,买来薄膜覆盖在田垄上,父亲用锄头拢好泥土,一块水田在他的手里梳理得整齐平整,透明的薄膜让阳光直入种子,父亲眉头舒展成一朵桃花的模样。忙完一切,父亲上岸,两腿的泥黑黝黝的,父亲说“桃花天,有点冷”。

母亲采集枝条上花苞初放不久的桃花,与白芷同浸于酒中,容器密封一个月后做好桃花酒。父亲在桃树下喝着桃花酒,总喜欢跟我说:“桃花一年比一年好看,我是一年比一年老,你趁年少,可不要虚度日子。”

如父所愿读完大学,在城里谋得一份工作,我告别乡村,在城里欣赏春天的花,那是诗情画意。

曾经去过无锡百年的梅园,花开时节,万梅齐放,冷香逼人,朱砂梅胭脂滴滴,玉蝶梅素白洁净,墨梅浓艳如墨,绿萼梅花如碧玉翡翠。静下心来读那些梅花,美得淡定,如同正人君子;与梅在一起,心无杂念,不觉对梅多了几分敬畏。

城市里有很多的花树,玉兰花纯洁清香,紫荆花是满条红,开如瀑布的紫藤,迎风俏丽、楚楚有致的西府海棠,忧郁的蓝色风信子,妖媚的虞美人,沉郁的三色堇……赏花人各具情怀,徜徉其间,春天的内容丰富了,景致深了,还原了生活的底色。

春天在花开花落里演绎着悲欢离合,聚散两依依。这些开过一春的花是有灵魂的,它们在短暂的花期里拥有一颗悲悯的花心,安慰着失意人,哪怕人生苦短,只要曾经拥有,生命如花。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兴达文学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xindahuagong.com/213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