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天前  青春校园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一样东西,因为稀有,才显珍贵。徽州的雪也不例外。

冬天要下雪,过年要下雪,这是徽州人的心理预设,必须得有。寒冬腊月,天空如果不飘点雪花,这冬天不够味,这年关也不够味。

好在,老天爷还算给力,每年冬天都下点,满足徽州对雪的期待。但是,你得等,一直等,一直等,等到快没有耐心的时候,雪才会飘洒。一年好不容易等来一回,人都巴望着下得越大越好,地上积得越厚越好,这种渴望完全忽略大雪成灾的可能。人与雪最美妙的关系我想是这样的:夜深沉,雪在夜间悄悄地下,密密地下。天微亮时,户外有白亮的光,推门而出,天地莹白一片。这才叫一个够味。

然而,老天却又不那么大方,他很少给徽州送来丰盛的风雪大餐,只下一点,意思一下就完了。几天前,天气预报说要下雪,人们日间见面俨然都成了英美人,开始讨论天气。可是,见到并不丰厚的积雪,他们心里多有不甘,抱怨说:下得不够。有次,一个北方朋友告诉我,她正在门前挖一条雪的壕沟。我听后惊讶而又羡慕,不光是我,南方人估计都会这样。

徽州人,对雪的渴望充满诗意,而又多有失望。不过,我以为徽州的雪还是有可赏之处的。

相比北方厚雪的莹白光芒,徽州的薄雪却透着青。繁茂的山林,披着淡淡的雪,真是美极了。草木的绿作为白雪的底色,彼此交融显出青墨,山林里白墙黛瓦的村庄在雪光中看起来安详而又宁静。偶尔,还有炊烟从山窝里升起,这样的画面特容易让人想家,因为它的安静,它的温暖。

徽州以黑白为生命底色,白墙,黑瓦。鱼鳞瓦上铺着雪,黑白二色的互相映衬,自然妥帖,这种人工与造物的结合孤立看来稍显单调。如果在西递、宏村这样的古村落,放眼望去,高低不一的屋顶,错落的马头墙,经过雪的装点,绝对会让人震撼。雪,此时是一种天然的装饰,将徽州轻轻包裹着,它的白不是掩盖,而是抚慰,是冲淡。

过于浓重的雪,像是大餐。徽州的薄雪,只能算清淡的茶饭。吃多了大餐的人,估计也想着小菜吧。相反,徽州人对雪的渴望,正像吃够了清淡食物,想着饕餮美食。无奈,老天爷才不管你怎么想呢。因此,徽州人还得自己想法子去发现雪之趣,雪之韵。我想,光在家里待着,只望着窗外议论或抱怨,那不是真正会赏雪的人。

在皖南赏雪,要会选地点。登上楼顶或者小山头,触目之处有茂密的山林,静静的河流,万物静默,简直是水墨画卷。所以说,在徽州赏雪,要从色彩的角度去看,青与黛,黑与白,彼此融合而带来的宁静、婉约在其他地方不多见。

最后,如果你还觉得不过瘾,那就去爬徽州的黄山吧。有雪的黄山,是童话般的冰清世界,见了的人都说美。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兴达文学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xindahuagong.com/206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