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天前  原创文章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一泓碧水,静静地卧在那里,映着蓝天白云,映着湖岸边那些密密匝匝高低错落的松柏、灌木丛,映着偶尔掠过湖面的一群白鹤、一只翠鸟,映着泊在湖岸边的一叶叶扁舟。明月湖就那么静穆着,恬静得犹如一位温柔的处子,庸懒得就像一位迟暮的美人。

明月湖实在太秀气。这个掩映在青山绿树中的一长绺水域,南北宽不过数米,东西长不过数里。水性好者,由北而南,一个猛子扎过去,人已到了对岸。即使最宽阔处,那些游泳爱好者,也可以毫不费力地在水中摆着手臂,晃着头颅,一摇一晃中,招式还没用尽,人已立在了岸边,兴致还没有展开,手臂已碰上了岸边的绿草。这个由几道遮遮掩掩的水湾,几条曲里拐弯的湖汊,一座孤零零的小岛组成的湖泊,小巧又玲珑,秀气又妩媚。它远没有一片水域连着一片水域,一条湖汊连着一条湖汊的宝石湖的大气磅礴,远没有一眼望去浩瀚无垠,茫茫然无边无际的宝石湖的烟波浩淼。它只把它无边无际的柔媚,无处不在的秀美,恣肆汪洋的瑰丽,化成一幅画,凝成一首诗,淋淋漓漓地呈现于你眼前。在鲜活生动、赏心悦目中,在韵味十足、余味悠长下,你自会留恋那绿树环绕的湖岸,品味那明净透亮的湖水,沉醉那泛舟湖上湖光水色扑面而来的惬意。

水是明月湖的魂灵。这些来自九涧六溪的溪水,经过湖岸边绿树的润泽,花草的浸润,湖泊的沉积,变得清澈、澄碧。它们盈盈满满地汇聚在那里,清泠泠中浸着一抹绿,绿莹莹中透着一丝亮。登高远眺,你会觉得,那盈盈的湖面就像铺了一层流光溢彩的碎金,在微微晃动中,向你闪着魅惑的眼;你会觉得,那一湖碧水就是揉皱的绿翡翠,在挨挨挤挤中,折折叠叠下,跳动着醉人的翠色;你会觉得那历历在目的湖岸倒影,带着梦幻,带着迷离,带着杳不可知的期待。这明净的碧绿,这诱人的晶莹,让你恨不得趴下身子,掬起一捧,喝上几口,润润喉,清清肺,或者撩拨到脸上,领略那别样的清爽;这明净的碧绿,这诱人的晶莹,让你无端地想起桂林澄澈的漓江,想起云南晶亮的丽江,想起白居易的“水心如镜面,千里无纤毫”,想起王安石的“千里澄江似练”;这明净的碧绿,这诱人的晶莹,让你渴望为它歌为它吟,为它欢呼为它痴迷。水是明月湖的精灵,水给明月湖带来了生机与活力,水让明月湖变得风情万种而又千娇百媚,水使明月湖充满诗情画意而又情趣盎然。

秀气的明月湖,几乎容不下大的船只,无论是木制的帆船,还是机械的轮船。即使那些小型冲锋舟,都不十分相宜,那狭小的水面,容不了它的纵横驰骋,容不了它的横冲直撞。唯有小木船,它的小巧,它的璞拙,它的无拘无束的散漫,它的与世无争的从容,才与这恍若世外桃源的青山绿水相吻合,才与这宛如人间仙境的湖光山色相匹配。

这些小木船,通常能载八九人或十多人。平时,它们多挨挨挤挤一长溜泊在湖岸边,撑船的也多是上了年纪的女人与男人。无人摆渡时,女人们多聚一起,东家长西家短的闲聊,或者你一把我一爪地嗑着瓜子;男人们则三五几个窝在船舱里甩着扑克。也有孤僻的老人,独自守在船尾,吧唧吧唧着旱烟。客人的到来,他们欣喜却不慌乱,更不会这里嚷那里叫的哄抢,哪只船先走,哪些船后发,他们早已了然于心。于是,那些该出发的男女,便在恋恋中结束自己的摆谈,丢下把玩的扑克,扔掉正吧唧着的旱烟,往船上轻轻一跃,那船便在一挥篙,一摆臂中,划开绿绸似的水面,徐徐而行。

乘船之人,多是出来游山玩水者,他们乘兴而来,便任了船夫在湖里悠哉游哉。清冽冽的湖水总是那么招惹人,一些游客便会忍不住钻出船舱,或于船头弯腰撅腚,只把一张笑脸对着湖面,双手撩拨湖水;或立于船舷,端着相机,对着泛着墨绿波纹的湖水,对着湖岸苍翠欲滴的翠色,一阵咔嚓咔嚓狂扫;有的干脆面对粼粼波光,双眼微闭,体验着“舟行碧波上,人在画中游”的美感。船夫脸上挂着笑,依旧不紧不慢地摇着橹,只是偶尔提醒游客注意安全。他明白,这些“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城里人,不就是冲着这份闲适、散漫而来吗?不就是渴望让明净的湖水,一洗身上的尘埃,一浇胸中的块垒?那船还用得着飞一般的前行?

明月湖的澄碧,离不了湖岸四周绿树野草的润泽。那些高低错落、挨挨挤挤的绿树野草,环湖而生,织成了一道天然屏障,阻挡着湖外那些污泥浊水;它们又像给湖的四周,镶了一道厚重的绿花边,那些碧水、游鱼、水鸟,甚至连同那些小木船,因了这道绿花边,便多了一份宁谧与安详。反过来,湖水又给它们以丰厚的回报,它们的藤藤蔓蔓、枝枝叶叶,在湖水的滋润中,越发茂盛,越发葳蕤。

翠柏当仁不让地占据着湖岸四周的大片领土。这些纤细修长的翠柏,密密麻麻,遮天蔽日。它们从一个湖湾延伸到另一个湖湾,从一个沟汊蔓延到另一个沟汊。这些密密层层的翠柏,成了水鸟们栖息的天堂。夏日的黄昏,常见一群群白鹤,拖着悠长悠长的声调,从暮色苍茫的天边,从炊烟袅袅的农舍,嘎——嘎——嘎——地一路欢叫着飞来。它们扑棱棱地掠过湖面,然后在翠柏丛上空一个漂亮的转身,双脚轻轻一点,身子飘然落在了树巅。那数十百只白鹤聚集在一起,在树巅蹦跳、追逐、打闹。它们此起彼伏的欢叫,直把一湖的寂静打碎。翠柏丛不但给水鸟们提供了繁衍生息的场所,给明月湖平添一份活力,它更与岸边那些油松、樟树等,终日装扮着湖畔,使湖畔秋也生机,冬也盎然。

野草虽然柔软却不柔弱,它们挤满了湖岸边的旮旮旯旯,甚至连湖岸边那些松柏、杂树都去不了瘠薄的沙石处,都有它们孱弱而倔强的影子,它们犹如一张厚实的网,护住那些泥沙,它们成了明月湖的保护神。它们的出现,不但使湖岸无处不绿,无处不秀,更让湖岸春秋有别,冬夏各异,四季分明中,一个立体的湖,一个秀美的湖,一个令人神往让人陶醉的湖,便一览无余地呈现于眼前。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兴达文学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xindahuagong.com/129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