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天前  现代诗歌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那个地方的人,不会自然死亡,也不会意外死亡,他们身上有什么病痛,或是受了伤,轻易就可以医治好,休养几天又活蹦乱跳,但是每一个人在生命的某一天,谁也不知道是哪一天,会收到一封专人投送的信,告诉你,你还有一个月就要离开。接下来这一个月,你要忙着处理身后事,该交代什么把东西送给谁该见的人解除的合约还的债,当然还有想写的最后一篇传世奇文……总之,所有的事情。

有人拿着通知书去求婚,有人拿着通知书去请求宽恕,有工作的人,单位要求他不要再来上班,政府甚至有死亡补贴,让你去旅行或完成心愿。多数人选择跟所爱的人在一起,但也有不甘心的人,肆无忌惮为所欲为。很多人在最后一个月才尝到生命的滋味,每一味都那么鲜明难忘,他们后悔没有早一点这样活着。因此,这个平时少病痛、缺乏疾病来提醒人们生命可贵的地方,不时总有一些骚动,像波平如镜的海面上巨鲸喷水。

死亡通知书由一个神秘信使投递,神出鬼没,来去无踪。他总是能找到你,不管你是在登山还是在买醉。可想而知,这里最重要的传说是关于死亡之信,如何逃避、拒收、愚弄信使,是传说的主题,而此地的哲学主要谈的是接信后的三十天该如何度过,这一生才算画上圆满句点。

到了最后一天,这个将逝者醒来时,还是跟原来一样。如果他是个活蹦乱跳的小孩,他就还活蹦乱跳,如果他是个充满活力的年轻人,他就还充满活力,如果他年纪大了气衰体弱,他就还是慢慢起身,梳洗,吃饭。唯一不同的是,这一天他必须独自一人。该说再见的亲友,已经依依别过,各种人生的享乐,在能力范围内也都做了,最后一天,死前的最后24个小时,将逝者有一段安静孤独的时光。他可以写下几行字留给生者,但事实证明,此时人们并不愿意再多说什么。依照习俗,房中已经备好睡榻,四周安置着蓝紫色的勿忘我和洁白的百合,点着精油或檀香,在死亡来临前,他应该自己躺好等待。第二天人们前来治丧,看见逝者安详地永眠于榻上,人们会说他是“寿终正寝”。如果他横倒在地,或其他地方,表示他没有能从容迎接死亡。

有些人恐惧最后24小时的独自等待,央求爱人亲人陪伴,这被视为是最自私的行为,因为在这段时光里,跟将逝者在一起的人也会被死神一并带走。当然,有些热恋中的人不在乎,他们恨不能同年同月同日死。有些妈妈陪着孩子一起,因为孩子年幼,不能理解死亡的规矩,也无法自己躺在榻上等待。她们陪着孩子,长时间拥抱和亲吻,孩子不耐想要挣脱,妈妈的泪水如泉水般涌出。

没有人真正知道死神如何来取走生命。人们只知道,这个人昨天还好好的,隔了一天,他就直挺挺躺在那里,再也没有心跳和呼吸。自古很多绘画和文学,想象勾画死神的模样,到了今日,人们对它的理解变得实事求是:就像发条全松,电池没电,没有谁来迎接,人们自己走向了死亡。

这种告别法,让我好生向往。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兴达文学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xindahuagong.com/126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