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天前  世间百态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嘟嘟是我家的小时工小侯在未经我允许的情况下带进家里来的,刚来的时候也只有巴掌那么大。大概是因为小侯知道我喜欢动物,家里有一群猫还有一只狗,再多一只也没什么。结果,有一天我睡醒觉起来上厕所,推开卧室门,睡眼蒙眬地发现前厅的桌子下面有一个黑黑白白的小肉团一蹭一蹭地往前窜。

嘟嘟就是这样成为我家一员的。后来兽医证实嘟嘟是一只比较正宗的英国查理王小猎犬,可算得是一只名种狗。它和我家那只先它而来的流浪狗丫丫,走在街上一黄一花一样大小,很是和谐。

嘟嘟来我家的时候,丫丫已经两岁多了,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训练丫丫改了在屋子地板上撒尿的毛病,知道要到遛它的时候才排泄。谁知这一边丫丫凑合懂了道理,那一边来了个嘟嘟,又是个江洋大盗混不吝的,总是满地乱撒乱拉,经常弄得我赶在它后面拿着报纸满地铺补丁。吼它吧,它坐在地上看着我,彻底不明白为什么挨骂了,往后退几步,还低声唔噜几声,好像是问:“妈妈怎么了?谁气着你了?”有时候扭头看看旁边的丫丫,估计是在问:“是你吧?你犯什么错误了?”

我那时候不懂一件事。据说得把小狗先关进笼子里,里面铺满犬用尿不湿,让狗拉尿在上面,然后一片片地撤走,直到最后只剩一片,狗就只在这一片上拉尿了。可惜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为时已晚,嘟嘟已经五六个月了,不可能再关进笼子了。于是我决定训练它。用我的方法。我就不信治不了它。

嘟嘟除了喜欢在家里地上撒尿,还有个毛病,就是每天大早上七点挠我睡房的门。非常准时,不管我头天晚上怎么熬夜到一两点。它连挠带哼哼,竟然把我的门挠得掉了漆,我都怕它再挠下去有一天会把门挠穿了。于是在一个早晨,它又不知深浅地开挠时,我突然开了门,一手揪住了它的黑耳朵白脖子,另一手狠打它的脑门,一边打一边骂:神经病啊!我让你挠!挠!再挠!连着打了它足有十几下,把它打懵了。

结果就是,嘟嘟以后再也不挠睡房门了。真的不蒙了。

管用。我如法炮制,只要它在地上撒尿,我就揪着它的脖子揍一顿,嘴里还要虚张声势地嘶吼:怎么又尿地上!坏蛋!太不像话啦!不许再往地上撒尿!

可撒尿这事不像挠门那件事那么简单,打过几次,嘟嘟的改变还是比较缓慢。好几天,过几天接着再犯。我又采取一个方法,按时带他们下楼如厕,让它产生惯性。我带嘟嘟和丫丫下楼,一天三次。早晨阿姨小侯来的时候带下去,下午三点前,我带他们下去,晚上九点多再下楼一次。有时候我带两家伙在楼下遛,绕着几栋楼的小花园好几圈,丫丫早就撒完了,嘟嘟还是不撒。我心里说,哼!我让你犟头,你不撒我就不让你回家。有一回楼下绕了多少回,一个多小时,竟然把我的脚走得抽筋,我在花坛边坐下来掰脚筋。嘟嘟还是坐在一旁不明所以地哼哼,我觉得它是安慰我:妈妈不怕,有我呢!邻居大哥看见了,问我:我说是你遛它呀,还是它遛你呀?

我带着俩狗行走在小区楼群周边的楼心花园里,都快成深夜一景了。我就听见有两个老年妇女远远看着我笑,还问我:你真成狗妈啦?怎么这么晚还在遛啊?我还在跟嘟嘟说:撒尿啊!撒尿啊!一面回应她们:我训狗呐,它不撒我不能回家的。

功夫终于不负有心人,我真的把嘟嘟训明白了。它知道下楼是为了撒尿,完全听得懂“下楼”和“撒尿”这两个词,同时也听得懂“回家”和“吃饭”这两个词。屋子里铺在地上的报纸都撤掉了,它制造的狗尿味道也消失了。我颇为自己的成绩感到自豪,经常给两狗加点食,咬胶或是专用肉肠什么的。遛狗时间自然是减少了,我很得意,觉得嘟嘟很棒,它虽说是一只纯种狗,但它没有近亲生子的那种蠢笨,它和小杂种丫丫一样聪明嘛。

前几天稍微忙了点儿,一次回家晚了些。开门进屋,依稀看见客厅地板当中有一片亮晶晶,似是水渍。开灯一看,真是水,再吸鼻子使劲闻一下,狗尿!

旁边,嘟嘟理所当然地坐在地上,看着我哼唧了一下。这次它的台词可能是:妈妈,真不是我,是丫丫干的。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兴达文学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xindahuagong.com/126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